当前位置: 红网 > 环球频道 > 正文

为多捕鲸要“退群”?日本或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2018-12-21 09:32:09 来源:新华网 作者:沈敏 编辑:彭笑予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20日披露,日本可能最快下周通知国际捕鲸委员会,打算明年退出这一多边机构,以恢复商业捕鲸。

  国际环境保护和动物保护团体指责日方多年违反国际捕鲸委员会禁令,以“科研捕鲸”为名,行商业捕鲸之实。

  按照日本媒体的说法,“退群”决定不免会令国际社会指责经常把遵守规则挂在口头的日本“轻视规则”。

  【罕见“退群”】

  日本共同社以多名政府人士为消息源报道,日方将在年底前正式宣布这一决定。法新社向日本水产厅官员森田勇喜(音译)求证,对方确认“我们正在考虑一切可能方案”,包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规则,如果希望明年退出,日本需要在1月1日以前正式通知委员会退出决定,以便明年6月30日终止成员资格。

  共同社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几乎没有退出国际组织的先例,“退群”举措“极其罕见”,可能招致反对捕鲸的国家批评。而且,日本的理由可能受到质疑,因为日本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这一公约呼吁缔约国经由国际组织利用和保护海洋资源。

  国际捕鲸委员会依据1946年12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的《国际捕鲸公约》设立,秘书处设在英国剑桥市,现有89个成员。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调查鲸的数量,制定捕捞和保护太平洋鲸群的措施,对捕鲸业施加严格国际监督。鉴于人类滥捕导致部分鲸鱼种群濒临灭绝,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暂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正式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

  日本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利用公约漏洞,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每年在鲸类保护区捕鲸数以百计,用于出售鲸鱼肉等商业目的。

  【多年“受限”】

  日本过去30年来一直寻求国际捕鲸委员会放松商业捕鲸禁令,如允许捕捞种群相对庞大的鲸类如小须鲸,受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阻拦,始终未能如愿。

  国际捕鲸委员会内部长期就是否恢复商业捕鲸存在争议,冰岛和挪威公开拒绝遵守禁令。

  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2006年通过一项支持恢复商业捕鲸的议案,但按照规则,推翻1986年禁令需要得到75%以上成员的支持。根据日本水产厅的说法,89个成员中,支持和反对商业捕鲸的比例为41比48。商业捕鲸禁令因而迄今有效。

  日本2007年暗示有意“退群”,以抗议国际捕鲸委员会维持禁令,但在美国等国劝说下放弃这一打算。

  日本遭遇的最近一次打击,是今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大会上,日方提议修订国际捕鲸委员会决策规则、以便恢复商业捕鲸,澳大利亚、欧洲联盟和美国带头反对,议案最终遭否决。

  日本官员随后表示,日方与“反捕鲸”国家立场分歧明显,“不得不重新审视身为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的立场”。媒体当时解读,日本在威胁“退群”。

  【立招抗议】

  日本政府人士说,“退群”后,日方仅考虑在日本附近海域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不大可能在南极海域从事商业捕鲸。一旦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将无法以“科研”名义在南极海域捕鲸。

  日本官员说,日方将向国际捕鲸委员会解释己方立场,寻求其他国家理解。其中一名官员接受共同社采访时说:“日本一些渔民靠捕鲸为生,我们不能一禁了之。”

  日方披露“退群”打算后,绿色和平组织批评这一决定是“严重错误”。这一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驻日本分部执行总监山姆·安斯利说,“无法接受这一抵制多边主义的做法”,希望日方改变决定。

  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首席执行官达伦·金德利塞兹说,日本“退群”意味着“背弃国际社会”,“会给其他国际条约或公约开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新西兰鲸类和海豚信托基金代表利茨·斯洛滕说,如果日本退出,可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引发严重后果:一些国家或许会效仿,这一国际组织可能分裂。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梅利萨·普赖斯说,澳大利亚政府注意到媒体报道,希望日本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同时,“我们将继续经由委员会致力于保护鲸类,依旧反对任何形式的商业捕鲸和所谓‘科研’捕鲸”。(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