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环球频道 > 正文

经济学人:在印度,外卖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吗

2018-10-26 00:34:11 来源:北国网 作者: 编辑:何冰

  据《经济学人》杂志2018年10月报道:在印度最大的城市孟买,在成千上万怀抱发财梦的年轻人当中,阿卜杜勒·哈克·安萨里的表现,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更加出色。

  这个年轻人,穿着一件黑橙相间的夹克,背着一个黑橙色的保温箱,跨上了他那辆破旧的摩托车,正在向着一家餐馆出发。过去的一个月,他开始在班德拉(孟买最时尚最年轻的街区)附近,为Swiggy(一个快速崛起的互联网订餐平台)送货。

  在安萨里看来,送餐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手段。他每晚为Swiggy工作5、6个小时,一个月挣20000卢比(约270美元),这已经足以让他跻身印度收入最高的20%人群。事实上,送餐只是他的第二职业,安萨里同时还是一位私人教练,两份收入相加,他的赚钱能力,已经超过了90%的印度人。

  在2018年10月之前的6个月内,随着大量资本涌入互联网订餐平台(基于APP),印度的外卖市场已经起飞。

  安萨里效力的Swiggy,目前已经累计融资4.6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南非投资机构Naspers,该公司同时也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的第一大股东。Swiggy的主要竞争对手,则概括Zomato和FoodPanda。其中,Zomato已经从另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获得了2亿美元的投资,而FoodPanda则由共享出行平台Ola拥有,Ola的背后同样存在众多外国投资者。事实上,还有更多的玩家正在试图进军印度外卖市场,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美国共享出行巨头Uber。

  投资者对印度外卖市场的饥渴,显而易见。但问题在于,截至目前,它们仍在品尝“亏损”的滋味。安萨里称,每送一单外卖,他可以赚40至120卢比,比很多顾客支付的餐费还要高,“很少有客户支付超过200卢比的餐费”,并且,这些订餐平台还提供大量廉价的“独家”特色服务,包括免费送货、甜点和饮料。

  在高昂的成本和低廉的价格之间,这个差额,需要送餐平台来“补贴”。印度媒体估计,Swiggy每月的亏损额可能高达2000万美元(该公司没有公布相关数据),而ZOMATO今年截至3月,已经亏损了大约10亿卢比(约1360万美元)。

  在印度,外卖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吗?印度经济正在以每年7-8%的速度增长,有能力负担外卖的人数也在随之增加,而移动互联网用户基数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扩大,所以,外卖生意未来终会获得回报。但对于每一个投资者来说,这个过程可能都还是太长了。一方面,印度的中产阶层仍然比较弱小,而且非常吝啬,如果Swiggy等公司不再提供补贴,他们可能就会停止购买;另一方面,如果市场利润真的显现,它们又会如何抵抗像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巨无霸的进攻?

  印度市场,已有前车之鉴。2016年,ZOMATO在遭受巨大亏损之后,曾经停止了在几个城市的服务。同年,Ola也关闭了其“Ola Cafe”服务。

  这一波进军印度外卖市场的投资者,无疑更加雄心勃勃。不过,一位投资者开玩笑说,风险在于,这可能只不过是“加州养老金领取者送给印度中产阶级”的一份免费礼物。至少现在,对外卖骑手来说,的确如此。

  《经济学人》杂志创刊于1843年9月,至今已有175年历史。经济学人集团,是《经济学人》杂志的母公司,集团旗下包括三大主要业务部门:《经济学人》周刊(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媒体事业部(The Economist Media Business)和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在过去的175年间,经济学人集团一直致力于推动、研究和报导塑造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技术力量,倡导全球求知和前瞻思维。作为一家全方位的媒体集团,经济学人通过杂志、网络、论坛和调研报告深入剖析和预测未来科技业、能源业、金融业和政商界的新环境、新趋势。经济学人集团已连续多年,为205个国家或地区的政府机构、企业等提供经济、商业、政治分析,国际品牌咨询与推广,以及海外投资研究和风险评估等服务。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